快捷搜索:  as  疫情  test  定襄县定中  一波  杨福先  一波中学  同舟煤业

对方要求记者上门催

记者拨打了吴东的电话,前三次都没接通。第四次终于接通了,记者按照催债攻略上的话术说:“吴东是吧?”对方谨慎地问记者是干什么的,记者随即将准备好的话术演练了一遍。吴东唯唯诺诺,表示不是不想还,是一时真没钱,再容他缓一个月。到最后,吴东苦苦哀求记者不要去找他,“怕让身边的人知道”,话里话外吓得不轻。

第二次上门时,如果还没有催到钱,就要拿着催债的告示,在债务人家门口到处张贴,“让丑事人尽皆知”。

这次电话催债“失败”后,记者向下单的男子“汇报”,对方要求记者上门催,记者表示自己胆量小,怕生冲突,拒绝了这个单子,并退出该催债群。

暗访记者扮催客要债欠债男子吓得连连哀求

记者注册了这款软件的催客,就像优步、滴滴打车一样,注册成功之后可以就近搜单,接到单子后可以拿到所缴欠款的25%~30%作为提成。值得一提的是,催客还有“老带新”套餐,一个催客发展下线后,半年内其下线成功催缴了欠款,催收回来欠款的5‰,要作为“敬师茶”孝敬给上线。

记者通过QQ搜索关键词“债”,冒出全国各地数百个各种形式的追债群,其中很多追债群,都由一款民间借贷P2P软件的人员创立,在全国各地成立“分舵”,颇有江湖气息。该P2P软件还有催债人的专用注册入口,行业内将催债人称为催客。

追债群也能发展下线下线讨到钱“孝敬”上线

记者随即向他亮明身份,告诫其该还的钱早日还上为好,并提醒他以后合理消费,离这种网络借贷越远越好。

不过,这些狠话并没有市场,下单的放贷人总是告诫他们注意后果,“你为了那几千元回扣,把自己扔进局子划不来,我也要跟着吃牢饭。”

这种雇佣他人帮自己催贷的方式是否涉嫌违法犯罪?安徽中天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政表示,找他人帮自己催债,如果双方间有委托关系,本身不算违法。但在现实中,很多催债人在催债行为中有越法之举,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,雇主也要承担法律责任。

【校园贷背后的催客】涉足“裸条贷”后,合肥、宿州两名大学女生隐私照片被网上曝光,巢湖大二男生借校园高利贷,借款2000元两个月滚成19万元。近期,安徽商报对变种“校园贷”、“裸条贷”等贷款陷阱进行了报道。这些民间借贷背后,暗藏着一条很多人并不知道的催债链。全国各地都有大量“催客”存在,他们潜伏在一个个催债群里,靠接单赚钱,一般能拿到催缴欠款的25%做提成。记者“潜伏”全国各地多个催债群多日,发现他们用同样的催债攻略,有统一的话术,每次催债前都要“带齐东西”,有文身、戴金项链最好。记者假扮催客给债务人打电话,对方接到电话吓得不轻。律师称,让催客催债引发的法律责任,雇主也应连带承担。

暗访中,记者注意到,有很多合肥及周边地区的催债组织。

在很多催债群的群文件里,都共享有“催债流程”“催债流程及异议处理攻略”等文件,仔细阅读发现,几乎所有的催债组织都共用同一本催债攻略。其中“催债流程”写了前三步,分别是电话催债、第一次上门、第二次上门。

上门催债“东西要带齐”有文身和金项链更好